爷孙两人,一个遗臭万年一个流芳千古,遗臭万年者至今长跪不起

雄霸天下 2018-11-09 19:11:02

元代时,人们在秦桧墓前便溺以快意,谓“遗臭冢”,有诗曰“太师坟上土,遗臭遍天涯。”明代时,人于岳飞墓前种桧树,一劈为二,名曰“分尸桧”。清朝秦涧泉到西湖岳飞墓前,自称“人从宋后少名桧,我到坟前愧姓秦。”

都知道,作为我国历史上家喻户晓的奸臣佞相,秦桧的一生可谓坏事做绝。

这个坏家伙被老百姓痛恨到什么程度呢?路边摆摊卖油条的都将炸油条称为“油炸桧”,每天早上前来品尝秦桧的老百姓络绎不绝。更有人形象的将鸡脑的形象视作跪着的秦桧,每次品尝鸡头时必将“秦桧”整个剥出,大快朵颐。

实际上,秦桧原本也是一个享誉盛名的抗金义士,可随着北宋沦陷,金国人将许多宋朝大员连同两个皇帝一同劫走,秦桧就是其中之一。在流落金国的日子里,秦桧逐渐被腐蚀,原本的理想也变了质,从起初力主抗金的中流砥柱沦为卑躬屈膝的主和庸臣。

回到南宋后,秦桧在宋高宗身边妖言惑众,蛊惑朝中主和派向金国示好,竟一步步做到宰相,成了权倾朝野的大奸臣。在南宋与金国的战争中,岳飞连战连捷,就在胜利唾手可得之际,秦桧为了一己私利笼络朝中奸党蛊惑皇帝,连续给岳飞送去十二道金牌,催促岳飞班师回朝。

就这样,南宋初期的反金战争以失败告终,岳飞也死在了秦桧的手中。

1155年,秦桧寿终,他的儿子秦熺希望能够继承父亲的官职,遭到赵构的一口回绝,自此,秦家失去了政治地位。朝中的主战派终于迎来曙光,便借此机会努力为岳飞挽回名誉。终于,在宋孝宗时期,岳飞沉冤昭雪,而秦桧则被钉在了耻辱柱上。

之后,不但秦桧的谥号被更改,就连生前追封的爵位通通被剥夺。

在秦桧临终之际,高宗赵构亲身前来探病,在假意嘘寒问暖后,终于确定,这个叱咤风云独霸朝纲的大宰相已经无法回到朝廷,与自己而言已失去了利用价值。返回皇宫的赵构当即下令,剥夺秦桧之子秦熺的继承权,将其贬为庶民,当夜,秦桧便离世了。

秦桧的一生看似风风火火,实际上,他不过是沉浮在时局中的一枚棋子罢。拿着秦桧与人对弈的赵构或许棋术并不高明,但秦桧已成一抹黄土,赵构仍然活蹦乱跳;秦桧全家就此失势,赵构仍然稳坐龙椅。

赵构原本想下一步更高明的棋,那就是:让秦桧背负所有卖国求荣的黑锅,将自己洗白,从现代人对秦桧的理解来看,赵构表面上似乎很成功。可惜的是,高宗让秦桧将坏事做绝,自己仍逃不过后人的审视,最终,留给后人的名声不过是昏君一个。

嘉定十年,金兵再度进犯,面对气势汹汹的金兵,满朝文武全都默不作声。此时,老将赵放向宋宁宗推举了一个叫秦钜的年轻人,话音未落就有人发声反驳。原来,这秦钜是秦桧的曾孙子,倘若任用秦钜抗击金兵,难免会遭百姓唾骂。

赵放的话音刚落,立即有人站出来反对:“秦钜乃逆臣缪丑秦桧之曾孙,如此之人岂可大用?一旦他统兵阵前倒戈,与金合兵一处,那后果不堪设想!其祖恶贯天下,万人唾骂,重用这种人,必然贻害国家,望圣上三思!”

实际上,秦钜与其曾祖父不同,自幼便对秦桧的所作所为嗤之以鼻,并立志于洗刷秦家的奇耻大辱。宋宁宗早就听说秦钜颇有才能,胸有大志,所以,决定请秦钜入朝试上一试。宋宁宗一摆手,道:“好了,不用争了,朕暂且相信赵老将军。”

之后,秦钜被宋宁宗任命为通盘,前往蕲州负责城防。

众所周知,城防是一座城池安危的重中之重,而蕲州又是南宋极为重要的屏障。秦钜明白,宋宁宗将自己置于要职,受到重用的秦钜刚刚赴任便紧锣密鼓的筹备加强防务,并抓紧操练士兵,做好了抵抗金兵的准备。就在秦钜将军务布置妥当,十万金国士兵已然兵临城下。

面对虎视眈眈的金兵,秦钜毫不畏惧,亲自登上城墙指挥防御,鼓舞将士们保家卫国。就这样,守军坚守不出,力挫金兵,与此同时派遣探子火速前往临安报信,希望朝廷能够派出援军解围。可惜的是,秦钜并未盼来援军,城池就已被金兵攻破。

面对数不清的金兵,秦钜冲进人群带头杀敌,最终身负重伤,满身是血。此时,麾下将军赶来苦求道:“秦将军,城池已然失守,我们不能再顽抗下去了,不如一起突围逃出去,等到与朝廷的援兵回纥再作打算。”

秦钜义正言辞的拒绝了手下,表示道:“兵败如山倒,我们不能将希望放在朝廷的援军上,我已立誓与这座城市共存亡!”语毕,他毅然决然的走进熊熊烈焰中自尽,为国捐躯,终年39岁。知府李城之亦在城破后自刎而死,其子李士允战死,其家人投河自尽。

可以说,秦钜及其家人的高风亮节与顽强不屈的精神,得到了后人的赞誉与敬仰。秦桧与秦钜一爷一孙,在不同的历史节点上选择了不同的作为,最终,一个遗臭万年一个流芳千古,令人唏嘘。

参考资料:

『脱脱▪《宋史》卷四百四十九 列传第二百八、《续资治通鉴》』

电话咨询
微信号
返回顶部